全国钢价 | 钢价汇总 | 钢价预测 | 钢市动态 | 预警分析 | 钢厂价格 | 高端报告 | 手机钢价 | 供应信息 | 钢材期货 | 有色金属 | 预测报告
厂家动态 | 国际动态 | 库存信息 | 研究报告 | 免费试用 | 钢市快讯 | 钢铁统计 | 钢企名录 | 求购信息 | 历史价格 | 网站地图 | 会员登陆
钢材价格网
11月29日:解析纯镍与镍铁价差关系——从缠绵悱恻到分道扬镳


 

纯镍和镍铁是原生镍中两大主要的品种,镍铁的供应和需求占据了整个镍产业链的66%以上,对镍价和镍现货市场供需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;而纯镍虽然体量不及镍铁(仅占供应总量的约25%),但因其作为唯一可在金属交易所(LME及SHFE)交割的镍品种,对镍价有着最直接的影响。

虽然纯镍和镍铁在国内市场的计价方式不同(纯镍以单吨计价、而镍铁以单镍点计价),但换算成金属吨单价后,在较长的一段时间里,镍铁与纯镍的价格变化趋势总是趋于一致。但在2020年、特别是2022年“伦镍事件”后,纯镍与镍铁的价格分别开始“走自己的路”,金属吨价差不断扩大。

2023年11月,沪镍主力时隔两年半后再度跌回了13万以下,低点一度直达121880元/吨;而镍生铁(NPI)也在近期有了955元/镍的到厂含税价成交,两者的金属吨单价再次缩窄到了3万元/吨。那么,未来两者的价差会继续缩窄吗?其走势会如同过去那样趋向一致吗?它们有可能会再度“复合”吗?

要回答这个问题,我们应当先分析纯镍与镍铁在三个方面上的关联性。

 

1、替代关系

在过去一段时间里,纯镍与镍铁确有很强的替代性。2018年以前NPI产量尚低,不锈钢的主要镍原料就是纯镍(其实目前海外仍有部分钢厂由于政策、设备等原因,使用纯镍作为炼钢的主要镍原料)。据Mysteel统计,2018年国内钢厂平均每冶炼1吨300系不锈钢,需使用30KG以上纯镍,彼时纯镍用量占不锈钢镍原料的43.75%。

但2018年下半年开始,经济性更佳的镍生铁(NPI)开始被大量引入,纯镍的用量逐步减少。2019年开始水淬镍(FeNi)和废不锈钢的用量增加,至19年末印尼NPI开始回流,纯镍的用量开始急剧缩减,2019年底时,单吨300系不锈钢冶炼用纯镍仅7KG,相当于不锈钢镍原料用量的8.75%。一年时间里纯镍在不锈钢需求中的80%被镍铁(包括NPI与FeNi)替代。此阶段互相具有替代作用的两者,价格走势呈现较强的关联性。

2020年开始,随着纯镍在不锈钢镍原料中的占比缩减(不足2%),镍铁与纯镍在不锈钢冶炼中的替代性作用已经越发弱化。另一方面,因新能源行业的强势崛起,纯镍中镍豆这个先前不被重视、仅作为镍板替补的品种,因其在硫酸镍冶炼中除杂简单、工艺流程短、采购运输方便、经济性尚佳等优点而备受青睐。一时间,纯镍的下游需求有超过30%来自新能源,而硫酸镍的镍原料中也有45%以上是镍豆和镍粉。

自此,纯镍与镍铁的价格在实质上已无替代性因素互相牵绊,但因镍市场整体的供需影响,其走势方向上大体仍旧接近。直到2022年“伦镍事件”爆发,纯镍价格因宏观及消息面影响、受到大规模资金的介入而“天马行空”;镍铁价格虽然也在当年也达到了历史高点,但仍勉强维持在市场可接受的范围内,两者的单金属吨价差一度超过10万元/吨,纯镍与镍铁的价格从形式上也正式“分道扬镳”。

 

2、转化关系

过去纯镍与镍铁作为同级的原生镍品种,在转化性上可以说毫无关联。直到2021年事情有了变化,青山集团成功打通了红土镍矿-镍铁-高冰镍的生产路径,并于当年12月在印尼IMIP园区正式开始量产高冰镍。

高冰镍作为镍冶炼环节中不可或缺的中间品,一般可由硫化镍矿在吹炼炉或闪速炉中通过火法冶炼生产(金川、诺里尔斯克等);亦有红土镍矿与硫磺通过火法烧制成低冰镍,再由转炉提炼高冰镍的生产方式(淡水河谷)。而后高冰镍会经反射炉熔铸后进入电解槽电解,成为电解镍;又或是通过加压浸出等工序制作成硫酸镍,进入电解槽中生产出电积镍。

自从青山“镍铁-高冰镍”路径打通后,储量更丰富、开采成本更低的红土镍矿生产高冰镍又新添了一种工艺方式,由此不仅缓和了当时的硫酸镍生产原料紧缺的局面,更是为印尼已显过剩的镍铁产线谋求新的消费选择,不锈钢与新能源两大行业之间镍原料供需错配的问题得到极大缓解。

据Mysteel调研了解,镍铁到高冰镍的转化成本约为1.5万元/金属吨,高冰镍生产纯镍的加工费约在2.3万元/吨,即镍铁通过高冰镍转为纯镍的加工成本约3.8万元/金属吨。2022年以来镍铁与纯镍的价差始终居高不下,有时达到10万甚至9万元/吨,这让两者间转化有了可获利的机会。近两年国内各大小镍企纷纷投建纯镍生产项目,并采购印尼中间品(高冰镍&MHP)作为原料。

2023年下半年,随着镍价不断下降,纯镍与镍铁之间的价差收窄至4万元/金属吨以内,镍铁-高冰镍-纯镍的生产途径经济性减弱,由盘面镍价系数计价的高冰镍利润也在收窄。自8月起,印尼IMIP园区减少了1条镍铁-高冰镍产线,高冰镍的产量开始减少。

需要注意的是,镍铁与纯镍确实可以通过高冰镍进行转化,以此逻辑,二者的价差应当在其加工费3.8万元/吨左右。但,镍铁转化高冰镍的量最多时也仅有1万余金属吨/月,2023年全年通过镍铁转化的高冰镍约6.5万金属吨,这与印尼镍铁全年的总产量约140万金属吨相比只是九牛一毛;与今年中国纯镍总产量约25万吨、今年中国硫酸镍总产量约38万金属吨相比,同样只占小部分。

故此得之,镍铁与纯镍之间的转化关系依旧存在,但因转化量级太小,不足以影响两者之间的价差走势。

 

3、期现套保

通常在期货盘面上两个相关联的不同品种之间分别做反向操作,可达到保值或套利的目的。但对于纯镍和镍铁,一是因为镍铁并非标准品;二则是由于上文所述,纯镍与镍铁之间替代性与转化性已非常薄弱,故目前鲜有企业会甘冒风险做此二者的期现套保。

 

结论:

总结来说,纯镍与镍铁之间在不锈钢产业链上的替代性早已荡然无存;期现套保一般情况下也不合适;而两者通过高冰镍互相转化虽有,但量级太小、不足以影响市场——所以得出结论就是,两者价格间关联性实则已经很微弱了。那么,之所以现在价差再度收窄到3万元/金属吨,其实并不是因为它们的关联性回归,而是正好两者的行情都走到了这里。

 



免责声明:钢材价格网力求使用的信息准确、信息所述内容及观点的客观公正,但并不保证其是否需要进行必要变更。钢材价格网提供的信息仅供客户决策参考,并不构成对客户决策的直接建议,客户不应以此取代自己的独立判断,客户做出的任何决策与钢材价格网无关。

城市钢材价格

+更多

品种

+更多

专题

+更多

相关热搜

+更多

原材料价格
网站联盟
钢材价格网 建材价格网 不锈钢价格网 钢材价格
炉料价格网 特钢价格网 有色金属价格网 招标信息
服务热线:18817658492(24小时服务)
微信公众号:mysteel-shgl(7x24小时服务)
浙ICP备2022018197号-1